我一个女同学和她母亲发生过一次激烈的争论。她的母亲,联通省分公司某部门的主管,努力地向她证明,女孩子不应该比自己将来的丈夫优秀,否则家庭关系会受到挑战,“男主人会很失落,因为男人才应该是家里的顶梁柱。”

这样的想法不是个例,职业选择的现状和整个社会的主流看法都是这样的,并且由来已久。在“民以食为天”,商业劳动和服务劳动并不发达的日子里,对生产劳动的唯一承认只是传统的农业劳动。由于生理结构的优势,男性通常被视为主要劳动力,成为经济发展的一大资源。所以当时我们要求男性表现出充足的力量而女性担任某种附庸的角色,是发展生产力的必然选择。

但是现在的情况变了。客观上来讲生产力发展给了不同性别的人更多的选择空间,甚至在大部分岗位上性别没有任何影响作用,但是源自农业社会对性别的性别的刻板印象依然一脉相传。为什么新生一代的孩子,也可以完整地表达类似“粉色是女孩子的颜色”或者“男孩子不玩娃娃,更喜欢机器人”的看法?根据我的观点,这样的刻板印象是习得的,是一种价值取向的传承。

通过 Martin, Wood, Little 等人于 1990 年发表的 The development of gender stereotype components,我们可以了解到一个关于性别刻板印象形成的内在心理学模型研究。

 

 

简单来说,儿童首先通过自己的观察将生理性别与社会性别的信息联系起来,建立了所谓的性别标签。然后随着自身生理、心理(例如认知能力)的发展,加上不断增加的日常生活中与其他人互动的社会经验,儿童在性别标签化的基础上不断作出更多的推断,依次形成联结,发展出完整的性别刻板印象。

而我们之前提到的,价值取向的传承,实际上就体现在社会经验对儿童的这一过程的重大影响。不仅是家长、老师和年龄更大的其他孩童,包括动画、书籍等大众媒体展示给孩子的都在不断地强化刻板印象。

尽管现在的环境对两性差别的宽容度高了许多,但是正如李银河老师指出的,性别刻板印象至少还有五种常见的表现形式,往往都是人们不经意表现出来的,甚至是发自骨子里的偏见。

  • 感性和理性偏见认为女性更富于感性,而男性则更加理性。一个整多愁善感的人、哭哭啼啼的男人,经常被认为是缺乏阳刚之气。

     

  • 自然和文化偏见则认为女性更加接近自然,男性更接近文化;女性更接近肉体,男性则更接近灵魂。

     

  • 哺育性偏见则认为女性更多的应该从事养育、教育类的职业,男性则更多的从事竞争性的职业。

     

  • 攻击性偏见认为,女人更多的应该是从属和服从的地位,因为其的攻击性较男生差很多。所以一般来说,领导往往都是男性。

     

  • 领域偏见则认为女人不应该抛头露面,而应该更多的存在于私人领域,在这种偏见下,男人在外打拼,女人在家带娃成了理所应当。而全职奶爸则被认为是异类,无能甚至是吃软饭的。

     

长期以来的偏见给大众带来的是一种稳定感和秩序感。这种稳定的假象,让人想起实行种族隔离制度时期的南非。那个时候的犯罪率远远比当今低,白人社会受到的保障也令人心安,甚至南非一度成为所谓发达国家。黑人平权后,尽管公众安全感大幅下降,舆论却不支持重新实施种族隔离。因为人民知道,看似失序带来的动乱和倒退,比一种繁荣的假象更为值得。经济水平可以倒退,但思想水平不能倒退。现在南非的白人处境如此不堪,重新实施种族隔离让白人重回神坛的想法没有群众基础不是因为客观上难以实现,是因为白人自己都排斥这种思想上的倒退。

回到性别刻板印象的问题。我们也面临一个尴尬的处境,就是女汉子、“娘炮”和 LGBT 群体的不断壮大,打乱了大众印象中固定的人格标签,破坏了看似简洁稳定的的两性关系,使很多人产生失去控制感和秩序感的恐慌,而这种感觉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得到了“良好的控制”。2015年上映的电影 The Mask You Live In 讲的就是这个局面。强权者将一套简洁明了的性别认知体系,一个 Mask 强加给了弱势者,使得一方获得充足的秩序感和满足感,而面具之下人们不得不伪装自己。但是当事情的发展开始打破人们的刻板印象,朝着他们不能控制的方向发展之时,起码在中国会发生一次惨烈的冲突。

武老师在《巨婴国》中把中国国民比作巨婴,正是因为巨婴面对失序的束手无措,最近一个优秀的例子就是对《开学第一课》表演的广泛而热烈的讨论。这次影响广大的失序事件已经远远超出了简单的性别认知的问题,尽管其中的资本操纵和国家对舆论导向调控的政治因素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内。单单从对性别的重认识方面,我们依然有很多能挖掘的内容。

其实在中国,这种失序不是第一次发生,但上一次是将女性男性化,这一点从新中国刚刚建立后三十年里国家层面的宣传画里就可以看出来。当时我们强调体力劳动的重要性,并且将脑力劳动排除在真正的劳动之外,所以宣传画的中心总是建设新中国的劳动人民,一男一女,并且女性的胳膊和男人一样粗。客观地看,这也是失序,只是这种失序恰恰符合国家利益,所以你很难想象会有妇女反对男性化的女性形象,或是有男性认为自己的地位受到了挑战。

从另一个角度解读,那段特殊时期的失序是朝着女性强势化的角度发展的,而今天“娘炮”最大的争议点就是男性的弱势化,男权社会显然更容易接受前者而非后者。网络上骂娘炮最多的,就是深受传统性别观念影响的男性。他们痛斥这些小鲜肉失去了阳刚之气,应该和同性恋一样去做变性手术。表面上有着纯爷们的坦荡,其逻辑的本质却只是对异己者,或者“异大众者”的排斥。凤凰新闻下一条评论很好的体现了大多数人的想法:


大多数人心中依然有自己定义的“男人本身的特质”,而这一定义在发展的过程中不可逆转地发生着改变。也许整个社会会迎来一天,从那以后,我们认为性别除了先天地影响你的生理特质,对你没有任何约束。《墓地》里描述的未来社会就是这样,中性化成为了主流,LGBT、女汉子或是“娘炮”的定义都将不再存在,尽管现在甚至有很多人还弄不清这三者的区别。

但在这之前,我们依然要承受性别重认识的失序带来的长期而持久的疼痛。

  1. xgzepto
    Sep 16, 2018

    这篇是瞎写的。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