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个孤单的 mRNA。他太孤单了,就拉了一个核糖体来,翻译出蛋白给自己作伴。翻译好之后,他对蛋白说:“你好,我是你的模板。”蛋白说:“你好,我是  RNase。”

mRNA 沉默了一下,说:“没关系,反正我本来也活不了多久,你就陪陪我吧。”

蛋白说:“好”。

于是两个人就手拉手默默地站在一起。

过了一会儿蛋白忽然说:“其实我现在还不是 RNase。”

mRNA:“嗯。”

蛋白:“我现在只是多肽。”

mRNA 笑了。

蛋白:“可是我很快就会变成真的 RNase了。”

mRNA:“没有关系。我总是要死的。”

于是蛋白依旧和 mRNA 靠在一起,他慢慢地转圈,折叠,开始修饰自己。他越来越像真的 RNase,而 mRNA 慢慢地开始降解。

蛋白说我走吧,离开了我你也许能活得久一些呢。

mRNA 说你别走。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mRNA 说,你知道么,我也有过一个模板,他叫 DNA。

蛋白说:“他现在在哪里呢?”

mRNA 说:“他的启动子关闭了。他睡着了。”

蛋白问:“是谁把他的启动子关掉的呢?他还会醒过来吗?”

mRNA 说:“是我把他关掉的。”然后他又笑笑:“但是他还会醒的,我一消失,他就又会醒来了。”

mRNA 说:“我记得我刚被转录出来的时候,DNA 对我说,你好,我是你的模板。我说你好,我是 mRNA。他笑着说很高兴见到你,然后就慢慢睡着了。”

蛋白没有说话。

“我很想念他。” mRNA 的声音越来越虚弱,“我马上就要消失了。如果他醒过来,如果你碰到他,请替我再和他说一句你好吧。”

然后 mRNA 就被降解掉了。

DNA 慢慢醒了过来,看到旁边站着一个蛋白正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蛋白看 DNA 醒了,说:“你好,我是 RNase。”

DNA 说:“你好,我是 DNA。”

蛋白:“你好。”

蛋白:“第二句你好,是 mRNA 让我对你说的。”

DNA 想起来,他上次睡觉之前,转录了一个 mRNA,可是就说了一句话,自己就睡着了。

DNA:“mRNA 他在哪里?”

蛋白答非所问:“他说他很想念你。”

DNA 笑了:“我也很想念他。”

蛋白:“他已经被降解了。”

蛋白:“有时候我却羡慕他。”

DNA:“为什么?”

蛋白看看 DNA,说:“因为你也在想念他啊。”蛋白说完,忽然觉得湿湿的。原来是自己哭了。哭着哭着,蛋白就水解了。

DNA 终于又转录了一个 mRNA。

DNA 说:“你好,我是你的模板。”

mRNA 说:“你好,我是 mRNA。”

DNA 仔细地看着 mRNA:“你和他,真是一模一样。”

mRNA:“谁?”

DNA:“我上一次转录的 mRNA。”停了停,又说:“你们明明是一样的,为什么我还在想念他呢?”说完,DNA 慢慢合上了眼睛。

如果相遇的尽头注定是错过,是不是,还是做一个内含子好一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