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天一直在下雨。连续的阴冷和潮湿,给南昌这座扭曲而不知去向何处的城市披上了溢满着愁绪的外衣。当参加国际马拉松比赛的选手归家,过完期中考试后第一个周末的学子享受『双十一』剁手带来的快感,也许是考完了人生中最后一场 OI 比赛的选手站南昌大学在昏黄而颤抖着的路灯下时,面对的是他们不愿吐露,却又不甘默默承受的,关于未来的迷茫。但是他们是接受当下的。面对着不一样的分数,清醒的他们不必挣扎自己的去留。

没有 Sisyphean 的轮回,干净利落的了断依然带来了些许悲壮的墨色。而竞赛的残酷就在这里。当听闻昔日好友稳步走向省选,你只能在面对他人的喜讯强颜欢笑,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送上你最无可奈何的祝福。

他们心中还是向往着 Sisyphus 的。

这个博客看似堆满了 OI 的学习资料,营造了一种博主是个勤奋认真的 OI 选手的假象。这样说或许不够客观,因为抛开我内心所向往的不谈,我也算半个勤奋认真的 OIer,和正统 OIer 的最大区别也许在于我对二次元不感兴趣。尽管和大众印象中的 OIer 形象仍略有不同,我的确一直才尝试蒙混进这个看似和谐的圈子。在这个过程中,博客的读者们给了我莫大的帮助。在启用 Cloudflare 提供的免费 CDN 之前,我也想不到我会拥有这么多的访问量。

这些数字对我来讲也是一份不得不担负的新的责任吧。

现在是 2018年11月15日,NOIp 提高组比赛结束后第 4 天。

江西的选手源程序终于放出,来自杜瑜皓的民间数据给了我一个 410 的糟糕成绩。考场上的灵光一现终究敌不过不够优秀的代码功底,想出接近正解的 80 分做法却只能拿到暴力分都不如的 40 分。Day 1 出考场时的壮志满胸,意气风发,现在看来真是笑话呢。

想想自己在 NOIp 之前什么 OJ 也没有刷,AtCoder 或者 CodeForces 的任何比赛都没有写,在浑浑噩噩中苟且度日,甚至洛谷都掉到了蓝名,写挂也太正常了吧。

2018年8月11日,在 Seattle-Tacoma International Airport,29 岁的 Richard Russell 在结束了自己一天的常规工作后,偷偷溜上了停机坪上一架 Bombardier Q400 的驾驶舱。

然后,没有飞机驾驶执照、也没有接受过任何飞行训练的他发动了引擎,把飞机飞上了天空。

在 Puget Sound 边,他开着油量不够的飞机,孤独地在小岛上方画了无数个如同乱麻的圈,然后告诉塔台,”I wasn’t really planning on landing it.”

然后,飞机坠毁在一座叫 Ketron 的小岛上的森林之中,他没有生还。这件事在 Reddit 上引起了一些讨论,其中不乏批判之声,但大多数人发出的声音却是理解和支持。

我崇拜那个偷飞机的年轻人。

I wasn’t really planning on landing it.

Gatsby believed in the green light, the orgastic future that year by year recedes before us. It eluded us then, but that’s no matter–tomorrow we will run faster, stretch out our arms farther…. And one fine morning—- So we beat on, boats against the current, borne back ceaselessly into the past.


11/20/2018 更新:

官网出分了。

Leave a Reply to nzx蒟蒻

  1. nzx蒟蒻
    Nov 27, 2018

    orz

    Reply
  2. HigHwind
    Nov 16, 2018

    虽然您不认识我,但我也是JX的(在LG上以前就见过您但是不知道您是JX的巨佬)
    怎么讲呢,410也只是占30%,明年以您的实力翻回来完全不是问题啊
    果然希望您能继续走下去呢,明年四月末见啦!

    Reply
  3. kal0rona
    Nov 16, 2018

    orz XG不虚,省队预定

    Reply
    • xgzepto
      Nov 16, 2018

      被奶死了。。。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