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玄棠

*架空,校园向

*特别短,没有前因后果的意识流,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划重点,再提醒你们一遍,没有前因后果

*OOC有,注意避雷

*求你们用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淹没我

“王杰希,你到底在想什么?”方士谦头也没抬,语气里带着他一如既往的戏谑,尾音微微上扬,配着他的表情,让人很容易就忽视了他声音里淡淡的不耐和随之而来的嘲讽意味。

王杰希抿着嘴没有回答,他看着屏蔽门上映出的方士谦的影子,那人自顾自低头看着手机,丝毫没有要抬头看他一眼的意思。身后响起地铁开门的铃声,喧哗的人声瞬间将整个地铁站淹没。

方士谦忽然抬起头来,视线越过王杰希朝他身后望去,王杰希跟着他的动作朝身后瞥了一眼,冷不丁被顶上的灯晃了一下眼睛。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显示屏上的地铁到站时间,就听见方士谦叫他。

“王杰希。”

他回过头去,方士谦终于肯正眼看他,之前潜藏在话语中的不耐现在明明白白闪烁在他眼神中:“你要说什么就快点儿,少磨磨叽叽的。”王杰希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对上他眼神:“方士谦,我觉得你需要冷静一下。”他停顿片刻,“当然,我也是。”灯光亮的刺目,他甚至觉得自己看不清近在咫尺的熟悉眉眼。

王杰希觉得方士谦好像笑了一下。他看见方士谦挑了挑眉,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就这样?”他不大的声音被反射的回声描摹的格外清晰。

列车昏黄的车灯从远方扫射而来,一点点变亮,王杰希透过半高的屏蔽门,看见细细的灰尘在模糊的灯光里浮动。地铁带着低沉的声音驶入站台,机械的女声在广播里响起。方士谦走向屏蔽门,踏上列车的时候,他轻飘飘的抛来一句:“那就再见了。”

他没有回头。

王杰希目送他转瞬之间消失在人流之中,觉得眼角有点儿湿润。他打了个哈欠,抬手揉了揉眼尾。我一定是太困了,他想。

末班车驶离后的站台显得格外空旷,工作人员走过来,催促王杰希尽快离开。他点点头,转身有些僵硬地走上楼梯。

该回去了。

被闹铃叫醒的王杰希一骨碌从床上弹起来,脑门砰地一声撞到上铺床板,黄少天探下头来愤愤不平的冲他大嚷:“大眼你搞什么啊,周末都不让人睡个安生觉!”还没彻底清醒过来的王杰希眨了眨眼睛,下意识的打了个哈欠,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湿润的触感分明的刺激着掌心。王杰希有点儿困惑,他用手背蹭了蹭脸上的水渍,梦境一点点在脑海中复现。

噢,方士谦啊。

他们才刚刚在一起,怎么就想着分手了呢。

王杰希,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把王杰希从自我嘲讽中拽回到现实的是黄少天义愤填膺的嚷嚷:“靠靠靠王杰希你发呆之前能不能先把你手机闹铃关掉!吵死人了!”王杰希一边应着一边去摸手机,关了闹铃打开屏幕,画面上是还没有退出的聊天界面,他和方士谦的。王杰希瞥向最后一条消息,“晚安我的小队长˜”,他轻轻“啧”了一声。这个波浪号哪怕是第二次看还是觉得肉麻的恶心。

王杰希匆匆洗漱完,拿上几本课本准备遛去图书馆自习,走出宿舍冷不丁迎面碰上从楼上下来的方士谦:“哟好巧啊小队长,陪我去练个球呗?”王杰希乜了他一眼:“不去,下午球队还有训练,到时候你给我可劲儿练。”方士谦顿了一秒,凑过来挂在他身上:“去呗去呗……上午练和下午练有什么区别……”王杰希冷着一张脸推开他:“不去,我要学习。”方士谦见他这样也没再缠,自顾自拿起球向向体育场走去。还没走出两步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回转身扯开了嗓子对着王杰希喊了声:“小队长˜”王杰希脚步一顿,果然他不需要打字也能把那个百转千回的波浪号表达的淋漓尽致。猜准了这人多半没什么正经事,他就半回过头望向方士谦,表情故作严肃:“嚷啥呢我听得见。”

方士谦忽然笑起来,少年人干净俊朗的眉目染着晨曦,阳光淌过他半身,留下金色的淡淡光晕。王杰希一瞬间看得愣了,方士谦大步走过来,扳过他肩膀低头在他嘴角亲了一口。王杰希不经意对上他眼神,满满的是狡黠与计谋得逞的欢喜。

王杰希听见他说:“那就再见了。”

尾音欢快的上扬,字里行间满是笑意。于是王杰希点点头:

“那就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