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unusual to find a game that is surprising all the way through. Perhaps Metal Gear Solid 5: The Phantom Pain — where you wake to David Bowie and a massive-bosomed nurse, abruptly run naked-butted under heavy gunfire away from whatever-the-hell-it-is outside, and then fall into an escalating 1980s stealth bonanza — is the last time, before 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 that I really felt it.

这是 Cara Ellison 对 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 的评价。当我完成了两个小时的流程之后,我的想法和她一样。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 是当下游戏界的清流 – 它节奏缓慢,叙事独特,甚至没有给玩家太多的自由 – 从电子游戏的角度说,它是不折不扣的步行模拟器。

但是我不想把它当作游戏来看待。它是一个精妙的故事,一部充满着古希腊式美感的悲剧,一篇当你看完后会哽咽的诗。

故事围绕着一个被诅咒的家庭,the Finches。带领我们探索这个家族秘密的,是它的最后一个成员,Edith Finch。Edith 的曾曾祖父 Odin 为了逃避加在 Finch 这个姓氏上的诅咒,带着他的房子乘船来到美国。在华盛顿海岸的风暴中,轮船触礁,Odin 丧生海底。曾祖母 Edie 在风暴中逃生,在美国建造了新房子,开启了 the Finches 的故事。

游戏开始,Edith Finch 来到阔别多年的老房子,来了解她的母亲不愿告诉她的,家族的历史。每个房间都保留着房间主人逝去的故事,保留着逝者在离开前的回忆。这些故事或怪谈般荒诞,或童话般美丽。它们带着超现实的魔幻,让死亡游离在真相之外。

在很多成员的眼中,死亡并不代表着失去。相反地,他们当中的很多人追求死亡。Lewis 在罐头厂的刀片下为自己加冕为王;Calvin 用老旧的秋千带自己实现飞翔的愿望;George 在浴缸的深水中进入了属于自己的,奇妙的海底世界。他们愿意让自己死于所爱之物。

是的,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 的主题就是死亡。死亡是笼罩着 the Finches 的阴影,也是被生活压迫着的人们监狱的钥匙。当你经历了这些童话般美丽的死亡故事,或许你也会坦然接受命运的安排。对 the Finches 而言,也许真的有 “诅咒” 让死亡如影随形,也许家族的每个人都命中注定要失去所爱之人。有人奋不顾身,有人随波逐流,有人选择反抗命运逃离。但到结尾,这一切都成为了过去,每个人都不得不放手。Edith Finch 带领我们见证了这段历史,见证了 the Finches 每个成员的神奇经历。

它不是一个消极的故事。游戏的结局,Edith 的孩子活了下来,而 Edith 死于难产。但 Edith 在日记中留给孩子的,是历史,也是对延续,对自由的追求,故事并没有结束。”死亡是遗传的”,我们能做的只有接受。让自己死于所爱之物,可能是你能留下的,最美好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