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hallow Dive into Private-Key Encryptions

We have the illusion that, as long as the key exchange was done securely, Private-Key, also known as Symmetric Cryptography, is solidly safe; if we ever introduce Public-Key or Asymmetric Cryptography to exchange private keys, then we are unbreakable.…

From the Former Dreamer

For a long time, I had been seeing myself not as an award-winning high school graduate with a promising future, but a fool who had screwed every single chance to win a better title. That is part of the reason why I named myself Zepto, a unit prefix in the…

斯金纳的鼠

下午开完高三的开学典礼,回家的路上心里百味杂陈。尽管早就认清了自己是官僚的工具人这一事实,但从工具人到一件单纯工具的微妙转变还是令我难以接受。更加令人伤感的是,促使这一转变的不是官僚们,而是我自己。这种关系就像斯金纳和他的老鼠,现在我就是那只没有食物吃也在不停按按钮的小白鼠。更可悲的是,大部分工具人总是在为自己身份悲哀的时候放点狠话,表明自己摆脱这一凄惨处理的决心和意志,而我说不出这种话。不是我没有这种决心和信念,而是我深知这种情况在江西师大附中难以改变,连产生这种决心和信念都显得是多余而可笑的了。 去年,信息学竞赛组在学校拒绝提供教练,提供的几台计算机大多来自垃圾堆放室的前提下,拿到了 NOIP 2018 江西赛区团体总分第一的成绩,并且在 NOI 2019 拿到了两块铜牌。铜牌算不上多好的成绩,但为此奋斗了无数日夜的同学们知道这多么来之不易。可笑的是,这所连“校合唱团在红谷滩区比赛中取得佳绩”都要在公号发文宣传的学校直接忽视了这一成绩。并不是说我基于往自己脸上贴金,而是在我们认为自己为学校取得了一丝荣誉,欣喜之后发现学校拒绝在公众号上发表负责这一事务的老师已经写好的图文。和这个比起来,“信息学”在开学以后从未出现在任何形式的工作报告或是表彰名单里都是再小不过的事情了。 今天中午我没有吃午饭,因为我还得利用这不多的一点时间处理好上午放学前才接到的剪辑开学典礼开场视频的工作。卡在下午上课前两分钟导出完视频之后,我抱着我的电脑和硬盘出年级组办公室,上交了成片,没有意外地在一句感谢或者肯定都没有获得的情况下回到班级里继续上课,或者说自习,因为学校拒绝任课老师在物理竞赛完全回归之前给已经回归高考复习的同学上课。这一过程流畅而自然,以至于我在又一次受到开学典礼的打击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一过程不大对劲。…

【笔记】有向图邻接矩阵幂敛指数及其周期的一种可行性算法

引入 一个 $n$ 个点有向图的邻接矩阵 $A$ 是一个 $n$ 阶布尔矩阵,它的幂组成的序列具有周期性。 设 $k,d$ 是满足 $A^k=A^{k+d}$ 的最小正整数,则 $k$ 称为 $A$ 的幂敛指数(index),$d$ 称为 $A$ 的周期(period)。 对于如下邻接矩阵 $A$,其各次幂分别为 $$A^1 = \left[\begin{matrix}0 & 1 & 0 & 0 & 0 \\ 0 & 0…

【歌单】Frustrated

还有什么能够盛开 你知道我一直很乖 我们的过去是一片稻田 还有什么值得期待 mama don’t let me down mama go with the wind 蒲公英和炊烟都在等你 你的孩子一直很乖 mama don’t let me down mama go with the wind 蒲公英和炊烟都在等你 你的孩子一直很乖…

【UOJ Round #6】懒癌 / 题解

题目描述 当地共有 $2^n−1$ 个村庄,每个村庄住着 $n$ 户人家,门牌号分别为 $1,2,…,n$,每户人家家里养着一条狗。恰逢无药可治的懒癌流行,人人自危。每个村庄都有至少一只狗得了懒癌。一个村庄中,门牌号为 $i$ 的人家的狗要么得懒癌,要么不得懒癌,一共 $2^n$ 种情况,再去掉都没得懒癌的情况,一共 $2^n−1$ 种。这每种情况都会发生在恰好一个村庄中。 这天来了个善良的人来到每个村庄中,告诉所有人一个爆炸性的新闻:“你们村里至少有一只狗得了懒癌!” 每个村庄中每户人家都不知道自己的狗到底是懒癌还是可爱,但是他能一眼看出某些人家的狗有没有得懒癌。由于这个社会里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已经崩塌,一个人即使看出别人的狗是否得懒癌也不愿告诉他。 可以用一个 $n$ 个结点的有向图来描述可见性,$v$ 到 $u$ 有一条有向边表示门牌号为 $v$ 的人家能看出门牌号为 $u$…

【杂谈】Boy Erased: Some Thoughts

Boy Erased 是一部能让我平静地看完最后一个镜头,然后在片尾曲响起的一瞬间开始泣不成声的电影。 它不像 Love, Simon 或者 Brokeback Mountain ,主人公 Jared 的出柜并没有得到前者一般广泛的包容和鼓励,故事的结局也不及后者孤独绝望 – 它只是现实罢了。 这种现实发生在向父母出柜之后的 Jared 身上。 Jared 的父母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包容同性恋意味着背弃教会,为了宗教信仰,他们毅然决然把 Jared 送进了性取向矫正机构。 在这样的机构里,同性恋 / 同性接触被描绘成 “暴力、滥交和艾滋” 的代表,是背离上帝而犯下的罪行。 每个人都要上台承认自己的罪行 – 在来到这里之前,自己过着 “同性恋式的生活”,叛逆和滥交是罪行的标准答案。 而拒绝承认自己的罪行,是成为了 “撒旦的牺牲品”,是被恶魔附身。机构的工作人员带领着在场的所有人,充满正义感地用《圣经》抽打倔强的 Cameron,知道他承认自己与同性做过的每一件事情。 他们不是在迫害同性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