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urice Wilkins & DNA

Maurice Wilkins was one of the key scientists involved in the discovery and verification of the structure of DNA. Wilkins began investigating DNA after working on radar screens and the Manhattan Project during World War II. Like many scientists, he was worried the Nazis could develop nuclear weapons, and was…

Oysters Bring Sea to Chicago

This is a translated version. Read the original one by Ent. In 1954, biologist F.A. Brown dug a batch of oysters from the Connecticut Shore. Knowing the oysters’ tide-relating behaviour, the biorhythm researcher brought them to an underground aquarium in Chicago thousands of miles away, hoping for a new…

给自己点灯

从 NOI 2019 退役已经快四个月了。这段时间里常有朋友或是长辈问我,有什么收获和感想,能不能写一篇文字稿细细谈一谈,我一直拖着没写,因为我一直想让退役这件事情成为一件不会影响我心境的,无关紧要的小事,而一篇“退役感言“破坏了这种微妙的气氛。在我看来,这种气氛是能支持我挺过无人性的高三时光的不二法门。 考虑到你们正在看这篇文章,我不得不承认,这种微妙的气氛已经不复存在了。 早在两年前,从 NOIP 2017 的考场中走出来时,我就预见到了这个事实。在退役之前,我从来没有体验过无目标的迷茫感。更早的故事姑且不提,至少还在信息学赛场摸爬滚打的时候,我有汲取新知识,不断超越自己的动力,那就是清北的一纸协议,在它泡汤之后则是刻着 NOI 2019 的一小块奖牌。坦率地说,我对信息学的向往和热爱并不足以支持我没有组织、孤军奋战两年之久,最大的推动力就是有机会逃避高考带来的快感。考虑到我初中和高中都没有经过小升初或是中考一类的选拔,高考或成为我人生中第一次决定性选拔性大考的这个可预见的事实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困扰。 在经历几乎颗粒无收的 NOI 2019 之后,这一困扰变成了摆在我面前的最大的难题。我本乐观地认为,对清北之类顶级大学的渴望会成为我新的推动力。但事实证明,那类顶级大学于我而言已经变成了可望而不可即的,…

斯金纳的鼠

下午开完高三的开学典礼,回家的路上心里百味杂陈。尽管早就认清了自己是官僚的工具人这一事实,但从工具人到一件单纯工具的微妙转变还是令我难以接受。更加令人伤感的是,促使这一转变的不是官僚们,而是我自己。这种关系就像斯金纳和他的老鼠,现在我就是那只没有食物吃也在不停按按钮的小白鼠。更可悲的是,大部分工具人总是在为自己身份悲哀的时候放点狠话,表明自己摆脱这一凄惨处理的决心和意志,而我说不出这种话。不是我没有这种决心和信念,而是我深知这种情况在江西师大附中难以改变,连产生这种决心和信念都显得是多余而可笑的了。 去年,信息学竞赛组在学校拒绝提供教练,提供的几台计算机大多来自垃圾堆放室的前提下,拿到了 NOIP 2018 江西赛区团体总分第一的成绩,并且在 NOI 2019 拿到了两块铜牌。铜牌算不上多好的成绩,但为此奋斗了无数日夜的同学们知道这多么来之不易。可笑的是,这所连“校合唱团在红谷滩区比赛中取得佳绩”都要在公号发文宣传的学校直接忽视了这一成绩。并不是说我基于往自己脸上贴金,而是在我们认为自己为学校取得了一丝荣誉,欣喜之后发现学校拒绝在公众号上发表负责这一事务的老师已经写好的图文。和这个比起来,“信息学”在开学以后从未出现在任何形式的工作报告或是表彰名单里都是再小不过的事情了。 今天中午我没有吃午饭,因为我还得利用这不多的一点时间处理好上午放学前才接到的剪辑开学典礼开场视频的工作。卡在下午上课前两分钟导出完视频之后,我抱着我的电脑和硬盘出年级组办公室,上交了成片,没有意外地在一句感谢或者肯定都没有获得的情况下回到班级里继续上课,或者说自习,因为学校拒绝任课老师在物理竞赛完全回归之前给已经回归高考复习的同学上课。这一过程流畅而自然,以至于我在又一次受到开学典礼的打击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一过程不大对劲。…

工具人的生命周期

晚自习随意地摸鱼 你是个不自知的工具人。 你乐于向他人伸出援手,无私地贡献你的所能。 长期以往,你产生了一种错觉。你似乎是不可或缺的,你的观点似乎是值得被倾听的。 但总有一个时刻会来临,一个多周期叠加导致的恰好不被需要的空窗期。 那时你会发现,你在圈子里任意一段对话之内都失掉了容身之地。也许你有你的想法,它可能精妙绝伦以至于你在心里为自己拍手较好,但你会尴尬地发现没有人在意你的喜怒哀乐。你卑微地尝试着分享,但你的声音不过是夏日里的穿堂风,冬日里的一团热气,很快消失在背景的嘈杂里。直到这个地步你才会真切地认识到你的地位——一个如假包换的工具人。 如假包换——你自然可以被取代,或者说你被塑造成了可被取代的模样。你的社会职能被众人小心翼翼地分类整理,而你引以为傲的自由意识早被无情的抛开了,毕竟工具人不需要思考。 但你执迷不悟。你在一个个深夜的辗转反侧后仍想试着打破这一局面。你的选择天真而愚蠢:你在下次被要求提供帮助时选择了委婉地表示自己的无能为力。于是你看到了对方原来无表情的脸上不加掩饰地流露出厌恶与不屑。这种不屑向你传达了一个简洁明晰的信息:他将另寻高明。 你成功地边缘化了自己。你从一个受用的工具人转型成为已被取代的废弃物,最终脱离了这个圈子,或自觉或被动,只有你记得。 然后,你飞蛾扑火般飞进下一个圈子,怀着改变必将发生的执着希望。…

那就再见吧

作者 / 玄棠 *架空,校园向 *特别短,没有前因后果的意识流,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划重点,再提醒你们一遍,没有前因后果 *OOC有,注意避雷 *求你们用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淹没我 “王杰希,你到底在想什么?”方士谦头也没抬,语气里带着他一如既往的戏谑,尾音微微上扬,配着他的表情,让人很容易就忽视了他声音里淡淡的不耐和随之而来的嘲讽意味。 王杰希抿着嘴没有回答,他看着屏蔽门上映出的方士谦的影子,那人自顾自低头看着手机,丝毫没有要抬头看他一眼的意思。身后响起地铁开门的铃声,喧哗的人声瞬间将整个地铁站淹没。 方士谦忽然抬起头来,视线越过王杰希朝他身后望去,王杰希跟着他的动作朝身后瞥了一眼,冷不丁被顶上的灯晃了一下眼睛。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显示屏上的地铁到站时间,就听见方士谦叫他。 “王杰希。” 他回过头去,方士谦终于肯正眼看他,之前潜藏在话语中的不耐现在明明白白闪烁在他眼神中:“你要说什么就快点儿,少磨磨叽叽的。”王杰希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对上他眼神:“方士谦,我觉得你需要冷静一下。”他停顿片刻,“当然,我也是。”灯光亮的刺目,他甚至觉得自己看不清近在咫尺的熟悉眉眼。 王杰希觉得方士谦好像笑了一下。他看见方士谦挑了挑眉,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

【笔记】有向图邻接矩阵幂敛指数及其周期的一种可行性算法

引入 一个 $n$ 个点有向图的邻接矩阵 $A$ 是一个 $n$ 阶布尔矩阵,它的幂组成的序列具有周期性。 设 $k,d$ 是满足 $A^k=A^{k+d}$ 的最小正整数,则 $k$ 称为 $A$ 的幂敛指数(index),$d$ 称为 $A$ 的周期(period)。 对于如下邻接矩阵 $A$,其各次幂分别为 $$A^1 = \left[\begin{matrix}0 & 1 & 0 & 0 & 0 \\ 0 & 0…

【笔记】带通配符字符串匹配

题目描述 给你两个带通配符的串 $A,B$。问 $B$ 中可以匹配多少个 $A$,并输出匹配的开头位置。 思路 我们在两个长度相同的字符串 $A, B$ 上定义 $f(A, B)=\sum_{i=0}^{n-1}(A_i – B_i)^2A_iB_i$。令通配符 * 为 0,当 $f(A,B)=0$ 时,$A = B$。 将 $f$ 展开得 $\sum_{i=0}^{n-1} \left( {A_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