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人的生命周期

晚自习随意地摸鱼 你是个不自知的工具人。 你乐于向他人伸出援手,无私地贡献你的所能。 长期以往,你产生了一种错觉。你似乎是不可或缺的,你的观点似乎是值得被倾听的。 但总有一个时刻会来临,一个多周期叠加导致的恰好不被需要的空窗期。 那时你会发现,你在圈子里任意一段对话之内都失掉了容身之地。也许你有你的想法,它可能精妙绝伦以至于你在心里为自己拍手较好,但你会尴尬地发现没有人在意你的喜怒哀乐。你卑微地尝试着分享,但你的声音不过是夏日里的穿堂风,冬日里的一团热气,很快消失在背景的嘈杂里。直到这个地步你才会真切地认识到你的地位——一个如假包换的工具人。 如假包换——你自然可以被取代,或者说你被塑造成了可被取代的模样。你的社会职能被众人小心翼翼地分类整理,而你引以为傲的自由意识早被无情的抛开了,毕竟工具人不需要思考。 但你执迷不悟。你在一个个深夜的辗转反侧后仍想试着打破这一局面。你的选择天真而愚蠢:你在下次被要求提供帮助时选择了委婉地表示自己的无能为力。于是你看到了对方原来无表情的脸上不加掩饰地流露出厌恶与不屑。这种不屑向你传达了一个简洁明晰的信息:他将另寻高明。 你成功地边缘化了自己。你从一个受用的工具人转型成为已被取代的废弃物,最终脱离了这个圈子,或自觉或被动,只有你记得。 然后,你飞蛾扑火般飞进下一个圈子,怀着改变必将发生的执着希望。…

那就再见吧

作者 / 玄棠 *架空,校园向 *特别短,没有前因后果的意识流,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划重点,再提醒你们一遍,没有前因后果 *OOC有,注意避雷 *求你们用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淹没我 “王杰希,你到底在想什么?”方士谦头也没抬,语气里带着他一如既往的戏谑,尾音微微上扬,配着他的表情,让人很容易就忽视了他声音里淡淡的不耐和随之而来的嘲讽意味。 王杰希抿着嘴没有回答,他看着屏蔽门上映出的方士谦的影子,那人自顾自低头看着手机,丝毫没有要抬头看他一眼的意思。身后响起地铁开门的铃声,喧哗的人声瞬间将整个地铁站淹没。 方士谦忽然抬起头来,视线越过王杰希朝他身后望去,王杰希跟着他的动作朝身后瞥了一眼,冷不丁被顶上的灯晃了一下眼睛。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显示屏上的地铁到站时间,就听见方士谦叫他。 “王杰希。” 他回过头去,方士谦终于肯正眼看他,之前潜藏在话语中的不耐现在明明白白闪烁在他眼神中:“你要说什么就快点儿,少磨磨叽叽的。”王杰希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对上他眼神:“方士谦,我觉得你需要冷静一下。”他停顿片刻,“当然,我也是。”灯光亮的刺目,他甚至觉得自己看不清近在咫尺的熟悉眉眼。 王杰希觉得方士谦好像笑了一下。他看见方士谦挑了挑眉,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

【杂谈】Boy Erased: Some Thoughts

Boy Erased 是一部能让我平静地看完最后一个镜头,然后在片尾曲响起的一瞬间开始泣不成声的电影。 它不像 Love, Simon 或者 Brokeback Mountain ,主人公 Jared 的出柜并没有得到前者一般广泛的包容和鼓励,故事的结局也不及后者孤独绝望 – 它只是现实罢了。 这种现实发生在向父母出柜之后的 Jared 身上。 Jared 的父母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包容同性恋意味着背弃教会,为了宗教信仰,他们毅然决然把 Jared 送进了性取向矫正机构。 在这样的机构里,同性恋 / 同性接触被描绘成 “暴力、滥交和艾滋” 的代表,是背离上帝而犯下的罪行。 每个人都要上台承认自己的罪行 – 在来到这里之前,自己过着 “同性恋式的生活”,叛逆和滥交是罪行的标准答案。 而拒绝承认自己的罪行,是成为了 “撒旦的牺牲品”,是被恶魔附身。机构的工作人员带领着在场的所有人,充满正义感地用《圣经》抽打倔强的 Cameron,知道他承认自己与同性做过的每一件事情。 他们不是在迫害同性恋着,…

【杂谈】Humble

AND HE THAT SHALL HUMBLE HIMSELF SHALL BE EXALTED. 这句话出自《马太福音》第二十一章,第十二节。它的中文是, 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 它是我博客首页的导语,也是我卑微而平凡的人生的指引者。尽管《圣经》没有让我成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但它的思想深深影响着我。 Blessed are the poor in spirit,     for theirs is the kingdom of heaven. Blessed are those who mourn,     for they will be comforted. Blessed are the…

【杂谈】关于受精作用的浅入研究

引言 今天在一个手机论坛上,我和一位网友在 “精子进入卵细胞是否代表它跑得最快” 这个问题上产生了一点分歧,而我们之间的争论已经有上升到过激言论的趋势。 而我是一个认死理的人。我希望用较为科学的求证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先把 层主 的原话放在这里: 最早接触卵细胞的米青子是无法直接和卵细胞结合成为受精卵的,而是需要很多米青子渐渐腐蚀掉卵细胞外层的一层细胞膜才能有米青子和卵细胞结合,所以说你并不是跑的最快的,只是最幸运的。 我们先不谈 “所以” 之后的部分,单单看这之前的事实,层主有什么点是说对的嘛? 完全错误。 接下来我从精子到达输卵管壶腹部开始,理一理受精的主要过程。 精子与卵透明带的识别和结合 必要结构 透明带 大多数哺乳动物的卵子排卵时并没有完成减数分裂,处于第二次减数分裂的中期。 卵子周围有两层成分包围,其一是透明带(zona pellucida, ZP),它是生长期的卵母细胞和颗粒细胞分泌的 非细胞成分,由 ZP1、ZP2 和 ZP3 三种糖蛋白组成;其二是卵丘细胞层,它是由卵丘细胞(cumulus cell,一种体细胞)和细胞间富含透明质酸的非细胞成分组成的。 顶体 在精子头部的顶端,有一个由高尔基体发育而来的顶体(…

【杂谈】LGBT+ 运动的困境

自中国在联合国投下反对票和台湾公投受挫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这一个多月,包括我在内的无数 LBGT+ 运动支持者、参与者,或是组织者,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们的运动是否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困境?而未来又将向哪个方向发展?或许我们应该后退一步,审视这条我们从一开始选择的道路。 我们所追求的 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 1943 年在《人类激励理论》论文中所提出,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事实上,自 1992 年公安部明确表态同性恋合法,1997 年新刑法中删除 “流氓罪” 后,生活在中国大陆的 LGBT+ 群体的生理需求已经得到了保障。在 2018 年 11 月 6 日于日内瓦召开的中国 UPR 第三轮审议上,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首次正面回答了有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 LGBT+ 权益的相关问题: 1、我国一贯尊重…